日记2012-05-13晴天试管中-准备试管

六个月双胎试管婴儿就这样流产了
标签: 宫口松弛自然流产育儿
六个月双胎试管婴儿就这样流产了今天是大年初七,而我和我的老婆却带着刻骨铭心的痛刚刚从医院回来,我们六个月大的一对龙凤胎在初三凌晨三时流产了。从大年三十老婆羊水破,到流产后出院,整整七天,虽然身心疲惫、满脸憔悴,但回想这七天来我和老婆苦苦挣扎的日日夜夜,想到那离我们而去的两个小生命,我心如刀绞,欲哭无泪,始终无法入眠。我想把这几天的经历写下来,希望通过倾诉寻求一种解脱(作为老公,我即要劝慰我的老婆,还得做好双方父母的工作,而我自己只能强忍着承受,我真的快崩溃了),也希望大家能从中吸取教训。


基本情况:
因老婆输卵管堵塞,经多方治疗无效,我们最后决定在武汉同济医院做试管。我今年33岁,老婆29岁,住在离武汉不远的一个地级市。我们是06年9月8日移植的,12天后查血指标为667.9,当时我老婆拿到结果时,激动的泪水止不注的往下流,整个过程太不容易了。而且这次是我们第二次移植,第一次是在06年5月11日,没有成功,这次用的是冷冻胚胎,如果不成功,只能重头再来。27天后照B超,是双胎,却发育很好。到07年2月20日流产,两个胎儿已有26周零3天。这其中虽然也出了两次问题(一次是三个月时,出去走路太远,导致出血;一次是五个月时,因吃生冷的东西,导致拉肚子而子宫收缩,出现流产征兆),但我们都挺过来了,但这次却没有挺过来,不管怎样挣扎都无济以事,最终不得不接受流产的现实。老婆的预产期是5月23日,其实再熬一个多月,胎儿就完全可以保住了,即使还有两周,胎儿也有存活的希望,但26周,医生却无能为力。这种感觉,就象住在高山之上遇到干旱之年的一户人家,千心万苦在山脚下找到水,就要把水挑到家门口时,却摔了一跤,把水给弄洒了。这几天的经历,就象噩梦一场,但我多希望这真是一场梦啊!!

大年三十,羊水破了

过年了,想多睡会儿,我和老婆十点多才起床。服侍老婆穿好衣服,洗漱完毕,两人吃了老娘做的水饺,就等着中午吃团年饭了。大楖是11点左右,我正在晒衣服。突然听到老婆从卫生间传来一声凄惨的带有哭腔的叫声:“老公啊,快来呀,这是怎么了啊!”这叫声,我相信我会记一辈子,因为是那样的无助,那样的刺耳,那样的恐惧。我心里一沉,知道不妙,丢下衣服直冲卫生间,拍着门让老婆快开门,当老婆打开门时,只见她提着裤子,慌张的对我说,“快看我下面是啥东西,怎么跑出来了呀?”我看到一个鸡蛋大小的灰褐色水泡露了出来,我的头嗡的一声一下子就大了,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,但预感到这一定非常严重。我马上镇定下来,劝慰老婆,“别害怕,别慌,没事的,先到床上躺下来,我来联系医生”,我妈这时也赶了过来,两人把她扶上床后,我马上给熟识的医生打了电话,他一听,立即说,“可能是羊膜破了,得到医院才行”,于是接着又给120打电话,接着又打了我岳父和舅弟的电话,让他们快过来。这时,老婆也镇定了下来,安静的躺在我母亲的身边。20分钟后,120呼啸而来,医生看到我老婆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“羊水破了,快生了,快送医院”。抬老婆上担架时,我看到双人床已被羊水打湿了一半。到市中心医院后,直接送进了产科,医生说,宫口都开了三指了,只能流产。老婆连忙叫到,我是双胎,有一个没破,最少可以保一个吧?我立即做手势,让医生别当着我老婆说。出来后,我问了医生,医生说一个都保不住,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,怎么可能这样了,我不甘心。就试着给同济做试管的教授打电话,想转到同济去,教授在老家过年,听完情况后,也说不妙,但说可以送到同济,看情况再说。我跑到病房,对老婆说,“同济的教授说了,要我们到同济去,没事的,你要镇定,千万别慌,还有希望。”老婆顿时安静下来,还说,“我知道有希望的,我现在很好。”办完转院手续。12点,120的急救车载着我们驶向武汉。在车上,我,还有岳父和舅弟轮流安慰她,老婆只反复说两句话,“我们没事的,一定能保住的,到了同济一定有办法的。”“等这两个孩子生下来后,我一定要打他们的屁股,把我磨的太苦了。”在车上,老婆吐了,她有晕车的老病。

新年到了,我们会有好运的

两个小时后,车到同济,直接找产科。一进产科,我就对医生和护士交待,有啥事,跟我说,别对我老婆讲,怕她承受不了。同济的医生马上检查了胎音,两个胎音都很好,老婆说“我的孩子都还好,没问题的,应该没问题的”。但在检查室外,医生对我说,孩子保不住了,马上就要生了,我一听急了,咋同济说的和市医院说的一样咧?我一下子蒙了,“为啥呀?胎音很好呀”,医生说“胎音好,只能证明孩子是活的,关键是羊水破了,却宫缩明显,孩子很快就会生出来的”。“千万别和我老婆说,都26周了,孩子生下来可以保住吗?”我抓住最后的一丝希望,医生说,“90%以上保不住,周数不够,太早了。”我感到我的眼框涩涩的,眼泪快要掉出来了,“求你们了,想办法保住呀,我们怀这个孩子太不容易了,是做的试管”。医生说,“能保我们一定保,但希望真的非常小。”这时,护士把我老婆推进了产房,而我们不能进去。这时,我舅弟给他同济的亲戚打电话,让他出面给产科打招呼。医生拿过一个单子,说,“你老婆有明显宫缩,随时可能生,你得签字同意流产”,我再次说,孩子生下来能保吗,把孩子保住也行呀。医生说,你非要保的话,你就签字,在医生的指导下,我签的是,“知道病情,同意手术,若新生儿生下后为有生机儿,则送儿科抢救,若新生儿为无生机儿,由医院自行处理。”签完字,我一下滩座在椅子上。这时,我老婆又从产房推出来,到了B超室,我听到老婆躺在病床上叫,“不能让我生下来呀,你们可以保的,给我打保胎的药,上次我宫缩打的是硫酸镁,还吃了舒喘宁片,很有效的,你们为什么不采取措施?”过了十多分钟,医生又过来对我说,“你老婆强烈要求保胎,我们检查发现宫口刚开了一指,一时也生不下来,你意见如何?”我一听,仿佛看到了希望,说,“保胎,要求保。”医生又给我说了一大堆保胎可能带来的后果,什么胎死腹中呀,引起感染呀,甚至危及产妇生命啦,但我还是要求保,在意见书上写的是“知道后果,强烈要求保胎”,因为我知道,医生都会把能想到的可能都说出来,事实并不会如此严重,做试管时,在采取卵泡时,不也是说可能危及生命吗?签完字,老婆被送进了产科病房,这时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半。因为大年三十,六个床位的病房只住着二个刚生完小孩的产妇。一进病房,老婆就对我说,“她们怎么把我推到产房去了,想要我生呀,市医院的医生搞错了,这里检查,说只开了一指,而且破了的那个羊水现在还在正常值范围内,可以保胎的,一定没问题的。”看着老婆信心十足的样子,我心慰了不少。当护士给老婆吊上硫酸镁后,又按我老婆的意见开了舒喘宁片,但同济没这种药,我舅弟打着的,满街找,药店不是没开门,就是开了门没这种药,问医生,医生说,都是保胎的,没有也不要紧。六点钟,值班医生找我谈话。说,知道你老婆是***(舅弟老婆那边的亲戚,同济的一个教授)的亲戚,有办法我们一定会想的,但我实话告诉你,保胎也保不了多久,你们要求这样做,也是尽心而已。我问,这样能保多长时间,医生说,最多两三天。我一听,刚有的一点希望又凉了下来。那小孩了,现在生下来能保吗,而且有一个没问题,保一个可以吗,医生说,希望非常小,才26周,又是双胎,既使保住的话,也可能会有先天性的疾病。不可能保一个,要生的话,都会出来,我现在找你谈话,就是让你了解,并在病历上签字。我没犹豫,就签下了“了解病情,要求保胎”,哪怕只有1%的希望,也要争取。但我心里已经明白,要保住小孩,真的只有等待奇迹出现了。回到病房,要舅弟去买吃的(岳父随来的急救车回去了),到现在我们还没吃东西。可老婆吃不下,我就座在床边拉着她的手陪着她,老婆说,几次危险我们都过来了,这次也一定能挺过来的,这药对我很有效的,记不记得上次,我们也是打这药。可我真的想哭,因为我知道,挺过来的希望太小了,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呀,上次只是宫缩,没破水呀。这时,春节联欢晚会早已开始,但我们根本没心情看呀。舅弟在旁边的空床上睡着了。老婆的宫缩依然很明显,她让我拿着手机,记着宫缩的时间,一直是十七分钟左右一次,老婆每一次宫缩,都会紧皱眉头,她当时一定是既担心,又疼痛。不知不觉中,外面想起了一阵阵的鞭炮声,电视里也传来了钟声。12点了,猪年到了,我俯下身,在老婆耳边说,“猪年到了,我们会有好运的。”老婆也说,我们会有好运的,我的佑佑、佐佐(老婆给小孩取的小名,因为孩子在腹中的左、右边)都在动咧,新年到了,你们一定要和妈妈一起坚持下去呀!


教授说了我们还有希望


这一夜,老婆都有宫缩,每次宫缩都会出点羊水。初一早上五点,岳父打来电话问情况,说一夜没睡。我说情况不好,要求他过来,因为很多事要签字,我怕出问题,也怕自己一个人挺不住。八点到十一点,是教授查房的时间,我出去买了个面包吃了。当我回到病房时,老婆说教授让你过去谈一下。我来到医生值班室,医生说,刚才教授查房,你老婆和他们吵了起来,根本不给教授说话的机会,她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,现在只有找你谈。原来,三个教授会诊后,都认为保胎的意义不大,便在查房的时候直接和我老婆说,但她只听了一句希望不大后,就打断教授的话,要求听她说,主要内容是不惜一切代价保胎,哪怕是不要自己的生命,也要保住孩子。实在不行,也要保一个,最后胎保不住的话,生下来也要全力抢救。当时老婆情绪非常激动,根本不给教授讲话的机会。教授只好委托医生和我谈。其实,医生讲的还是那些内容,保胎无望,但我还是要求保。整个白天,老婆都这样平躺着,一动不动,生怕羊水出来,中间也没有吃啥东西,早上喝了点豆浆,吃了点稀饭,中午喝了半杯牛奶。子宫一直在收缩,下午医生要求记录上厕所、喝水、进食情况。到了晚上,子宫收缩加剧。而硫酸镁却没有了,老婆要我去求医生开,值班医生说,打的太多,会中毒的,打了一天都没效果,再打也可能没用。但在我和老婆的请求下,经请示主治医生同意,又开了一瓶,但滴的很慢,整整滴了一晚上,其间老婆的宫缩越来越厉害,到了初二凌晨四点多,已是7分钟左右一次,老婆一夜都是在阵痛中度过的,通宵没睡。看着老婆难受的样子,我几次到走廊失声痛苦,我真想让老婆放弃呀,但我怎样开口咧?她是那样的信心百倍。最后和我岳父商量,熬过初一晚上再说。初二清晨,老婆宫缩的还是厉害,医生查房后说,你们要保的话还是打针,我又出去买来了舒喘宁。到了下午,老小婆看我憔悴的面孔,突然问我,你是不是对保胎没有信心呀?此时我说真的是没啥希望,90%是保不住的。我希望她主动提出放弃,但她没有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隔壁做试管值班的医生(是一位博士)过来,看了她的情况说,太不容易了,到了现在出现这样的问题,你们可以试着保的。我们听后,又给我们带来了信心。接着,老婆又给我们做移值的教授和另一位老妇科教授打了电话,他们听完情况后的第一句话就是,象这样的情况,在国外就是把孩子生一来也可以保住,你们现在可以试着保胎,情况并没有医生说的那样严重(主要是感染,影响以后怀孕)。老婆听了这些话,高兴的对我说,教授说了,我们还有希望,我要躺下去,先躺两个星期,如果好的话,我一直这样躺下去,一定能保住孩子的。

初三凌晨一对龙凤胎流产了

老婆听了教授的话,立即来了精神,要求喝孕妇牛奶,说给孩子补充营养。而且整个下午,宫缩发生的都很少。初二晚上八点多,值班医生来查房,我们认识他(他以前是做移值的)。他看了我们的情况也安慰我老婆,说曾经看到过有个人情况和我们类似,硬是在床上躺了一个月,最后把孩子保住了。老婆听了,高兴的不得了。这天下午,我妈也过来了,12点钟的时候,老婆让我找地方休息,我出病房后,又遇到了那个值班医生,我直接问他我老婆保胎的可能性。他说希望很小,但也看到过一个女的,确实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成功了,但更多的是没成功,因为在床上吃喝拉撒一个月,一般人很难承受,而且也要保证宫口不开,如果宫口还开的话,随时有流的可能。躺在走廊的床上,我一直迷迷糊糊,根本睡不着。凌晨二点,我妈过来叫我,说我老婆要我过去,她现在宫缩的非常厉害,怕是要生了。跑到老婆床边,医生也来了,他说不行,得赶快送产房,宫口都开3指了。老婆这时很平静,因为下午我们约定了,说我们尽力保胎,能保住是我们幸运,保不住也没办法,我们尽力了,老婆当时答应的很好。我,还有我老娘和岳父,推着床进了产房。医生让我签字,我问生下来能不能把小孩保住,他说以国内的技术,根本没可能,生下来的小孩可能是活的,但要生存下来,希望几乎是零。我只能想信医生的话,同意流产。老婆痛苦的叫声不时从产房传出,签完字,我跑到卫生间,号啕大哭,为什么呀,两个活生生的生命,要这样离我们而去?出来后,岳父过来对我说,他刚去了儿科,说生下来后小孩保的可能不大,却费用惊人。快4点钟,医生出来说,3点生下来了,你现在看不看小孩,我说不看,我妈去看了,当时就听到她凄惨的哭声,妈说,是龙凤胎,长的还很胖,个头大点的是男孩,身体还在动,嘴里还发出“呵呵”的声音。4点钟,老婆被推了出来,只见她满头大汗,全身不停发抖。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老公啊,龙凤胎呀!”马上就晕了过去。回到病房,老婆还在抖,医生让我给她红糖水喝,还有就是可以吃点面。红糖水有,可大年初三的凌晨四点多,到哪里去找面呢?我泪流滿面的跑出医院,在街上找,终于看到一家刚开门的小店,求他们用他们自己做饭的小灶下了碗牛肉面。回到医院,老婆好了些,但依然满口糊话,我抱着她说,老婆呀,事情已经这样了,要坚强些,别把身体搞坏了,你只有尽快把身体恢复好,我们以后才有希望呀。老婆满脸通红,有气无力的说,“老公,对不起,龙凤胎呀,我还听到小孩叫了。”“不可能的,你肯定是听错了,你现在啥也不想,关键是养好身体,我们还有希望的,如果你现在不养好身体,以后会更麻烦的。”而我的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岳父在傍边说,这是**(我的名字)好不容易才买来的面,你要吃点呀。老婆免强吃了几口,就昏睡过去了,医生说,这是累的,很正常,下面还缝了针,一切都和正常生小孩的一样照顾。



现在,我们回来了,老婆情绪基本稳定。但失去小孩的痛苦,可能会陪伴我们很久。。。。。。

晚期流产多见于宫口松弛,若在孕前行宫颈埋箍,可以杜绝晚期流产,此治疗可以签约
  • 怀孕 /
  • 评论

    315

  • 送花

    送花

  • 收藏

    收藏

  • 打赏

    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