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年3月开始去仁济北院看不孕不育,直到今天是第五次移植的第十二天,早上验孕纸依旧是熟悉的大白板,对于我的五天囊胚来说,我知道这次移植又是失败的。
快三年的时间里,我经历了四促五移,其中第三次促排开始做三代,结果培养出来的两颗囊胚都有问题。殊不知,我这次促排后信誓旦旦的按照赵爱明给的反复妊娠失败方案,已经吃了足足两个月的药,强的松吃了脸都大了几圈,却被告知没有胚胎可移,what?生活真是处处有惊喜。当时打击很大,被怀疑基因有问题,夫妻双方都做了基因检测,还好结果显示问题不大,可以继续促排。
于是转而去看仁济的扛把子孙赟,她也重新给我定了方案,继续第四次促排,这次oc 超短方案算给力,促成6个囊胚,三代筛选后四枚可用,也算是给我们在黑暗中提供了一丝光明。这两年多来,我虽然一直在失败、但我一直没有失去过希望,我总相信就算这次不成,下次一定会成,我不能在成功之前倒下,必须一直坚持下去。更何况第四次促排结果对我来说已经很好。虽然之前有找赵爱明和鲍时华要过移植方案,但是孙医生说听她的就好,所以第五次移植就按照孙医生的移植方案走,在正常移植方案外多加了两粒强的松,外加移植时候挂水;移植前也没有做宫腔镜,因为三维彩超显示一切都正常。
这次移植后我虽然第二天就去上班了,但是我中午有回家睡觉,而且每天都保证充足睡眠,没有劳累。第四五六天大卫都测出很浅很浅的印子,照片都拍不出,后来就变成了彻底大白板。之前几次移植也是这样,开始有印子,后来消失,医生的解释是药物作用、但我没有打过HCG,我感觉宝宝曾经努力过,但还是失败了,是因为我的子宫不适合他们生存吗?
我们是因为老公精子活力不够做的试管,我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反复着床失败了三次后去做了全套免疫,结果显示抗核抗体阳性,所以吃强的松两粒;另外血小板聚集率高,就吃阿司匹林一粒。这是仁济试管医生都会给的方案;但是一妇婴鲍时华给的方案多了肝素、维E,纷乐;赵爱明的方案暂时没开肝素,他的方案要吃满两个月去复查,因为之前没胚胎可移植,后来我没有再去。
想问问姐妹们,有类似的案例吗?反复着床失败,最后是用谁的方案移植成功了?
我在想,下次移植的时候,我还是提前要求做个宫腔镜、然后还是按照鲍时华的方案加上肝素,维E和纷乐吧,你们说呢?
  • 童梦试管婴儿 /
  • 评论

    92

  • 送花

    送花

  • 收藏

    收藏

  • 打赏

    打赏